06/10/2020

兒童及青少年的憂鬱症:社會和家庭的溝通、同理、以及污名化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爸爸媽媽不來看醫生,只好我自己來看呀!

在台灣,青少年是憂鬱症的好發族群,每15人幾乎就有1人受憂鬱症所苦,而當青少年有自殺念頭時,只有十分之一會告訴父母親。你我都有可能陷入這個藍色風暴。 你我都有可能陷入這個藍色風暴。這則3分鐘動畫,帶你「理解憂鬱症」、「看見憂鬱症」,然後進一步「關心」、「陪伴」憂鬱症的親友(https://youtu.be/Q967zvmvu14 )。 




行醫以來,我覺得兒童青少年的精神病理診斷和治療最複雜,也是最困難的領域。然而,這類的患者到門診就醫的比例,近年急遽升高,雖然個人多年行醫的醫院正好地處文教區,但面對愈來愈多國中和高中生獨自前來精神科就醫,也讓我倍感壓力。

面對這些未成年的小病人,建立好關係之後,我都一定會討論,「父母親陪同未成年患者就醫」的必要性。然而,我不知道其他的醫師,如果聽到小病人有下列的反應,大家會如何面對?

  • 「我媽媽如果知道我看精神科一定崩潰」
  • 「我爸爸對憂鬱症的觀念是污名化」
  • 「父母親非常排斥精神科,他們對憂鬱症的了解都是過時而且是錯誤的」...。

基本上,在家長沒有出現之前,我都會以非藥物治療為首要考慮,這是最重要的原則。由於看診的醫藥費對未成年病人也是很大的負擔,所以我會一開始就花很多時間,教導小病人,如何和家長溝通,把家長帶來診間。家長到了診間之後,我都會說服家長,提供經濟協助、並學習接受小病人單獨進來診間看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