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4

如何分辨「健康食品和另類療法訴求療效」之不實廣告

如何分辨「健康食品和另類療法訴求療效」之不實廣告?
蘇冠賓
台灣營養精神醫學研究學會 理事長
中國醫藥大學 精神醫學教授
身心介面實驗室 主持人
正統醫學首重實証,而實証醫學又以「隨機分配且有控制組」的臨床試驗最為可信。在臨床治療中,大型藥廠投入大量研發經費,收集豐富的臨床藥物試驗資料;加上政府對藥物上市的規範最嚴謹,所以藥物治療自然就成為台灣醫療體系上最主要的選擇,甚至於「複雜病因的慢性壓力身心疾病」,也幾乎全然忽略了其他重要的輔助療法。然而,愈來愈多的研究証實,過度強調單一療法而忽略全人觀點的整合治療,已經使現代醫學漸漸失去醫學進步所帶來的助益。
身為第一線照顧病患的精神科醫師,很多病人問我,「除了吃藥,還有沒有其他輔助方法可以改善病情?」事實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健康調查報告,「精神疾病、心血管疾病、和代謝疾病」是造成人類嚴重失能最主要的原因,而頭號危險因子,就是「營養失調」。我們在2016年成立了「台灣營養精神醫學研究學會」,結合一群跨越「營養學、神經科學、精神醫學、基礎研究、及臨床醫學」等不同領域的專家,致力於推廣轉譯醫學的創新研究,並期望找尋具前瞻性且有效的整合性治療方式,以期提升台灣精神治療的品質。
然而,整合醫療及營養科學的重要性延伸出廣大的「商機」,卻也導致不肖人士以不當手段來謀利。其中,為害最大的莫過於蓄意利用病患和家屬的無助、無望和無知,來惡意抹黑正統醫學的「反醫」人士,他們為了販售沒有科學驗證過的產品,不惜用虛幻的希望去迷惑無助的病患和家屬,造成民眾「拒醫、懼醫和仇醫」的情緒,直接對病患和家屬造成巨大傷害。
除了利用煽情的言辭抹黑正統醫學之外,這類的不實促銷常見於兩種模式:(一)強調個別案例或動物實驗結果以模糊化臨床實驗証據之不足;(二)利用醫師或專家來現身說法,試圖誤導民眾。
首先,利用動物實驗的疾病模型或行為測試來驗証療效(例如以強迫游水實驗 Forced swimming test (FST) 來測量類似憂鬱行為),很可能在重複的實驗過程中做出有利的結果。以我們本身實驗室而言,也都常規地進行動物實驗,但此類的實驗只是初步探查可能有療效的物質和解釋其作用機轉的最基本過程,即使有很好的結果(例如大幅減低動物之類憂鬱或焦慮行為),也絕對不能冒然訴諸廣告,誇大療效。因為,如果要做為臨床的實際應用,最低的標準是要有嚴格的「人體實驗」,也就是「雙盲隨機分配、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的重複驗證。
其次,利用醫師或專家來現身說法,常常有兩種可能性:第一、醫師或專家很單純地接受訪問,僅對專業領域做評論,卻被有心的廠商移花接木,用巧妙的模糊表達,讓民眾以為醫師在為產品背書。第二、隱瞞促銷產品對代言人有利的「利益衝突」,例如該醫師或專家不主動說明接受廠商的顧問費或本身投資該產品。所以,很多先進國家都有法律規範,代言人有義務揭露自身的利益衝突。
訴求療效的最低標準是「雙盲隨機分配、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RCT)」,營養師、心理師及臨床醫師面對民眾疑惑時,不妨利用Pubmed網站查詢,該網站僅能以英文關鍵字做查詢,例如利用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RCT" 做為關鍵字,加上病名(例如 "major depression" or "general anxiety" or "breast cancer"),再加上廣告產品的英文成份(例如 "Omega-3 fatty acids" or "Anserine" or "Carnosine" or "Probiotics")來交叉查詢,如果沒有查到任何人體試驗的研究論文,大致上就可以忽略這類的廣告,告訴病人沒有實証可以支持其療效訴求。
雖然有許多病患從營養醫學的新療法中獲得極大的幫助,卻也有病患和家屬因為不實廣告的過度渲染而付出極大的代價,因此,接觸最正確、客觀的資訊,才是善用整合療法的最好策略。精神科醫師大多不希望被誤解為「過度強調藥物」的醫師,然而在極為不足的健保制度及資源環境下,充分「了解並善用其他實証療法」來幫助病患,的確是「健保制度偏差」環境下的台灣精神科醫師很大的挑戰!

蘋果日報:2016年10月01日

https://goo.gl/UAkfLJ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