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2020

英國不得不朝向「全民免疫」,台灣人民要愛惜醫療資源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全文刊登於自由時報2020/3/20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60082)


英國首相公開定調「延緩傳播,建立群體免疫力」的防疫政策:「有感冒症狀在家自主隔離七天,不要到醫院,不會做檢測;禁止全民戴口罩;不追溯旅遊史和接觸史;不停課不禁止大型集會活動)」,並且以「有更多家庭可能會失去他們的摯愛」做為結論。台灣民眾看到這些「真新聞」大多很難置信。其實英國並不是不想學習台灣來實施「全民防疫」的理想政策,但受限於其醫療資源的不足,不得不朝向「全民免疫」的方向去尋求解答。所以要了解英國防疫的政策,就要先了解英國的醫療制度的背景和資源不足的困境。

英國的國民健康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簡稱NHS)是屬於社會福利性質、免費的公醫制度。一般醫師原則上由政府支付固定薪資,沒有很強烈的動機去服務更多病患,因此該系統最大問題就是醫療「等待時間太長」,不管是等待一般約診、檢查、轉介(專科醫師)、急診、等候病床…等,時間都超出台灣可以想像的範圍。病患在等候診治的過程中很可能自己就恢復健康了(政府就省下了醫藥費),但也經常出現等候過程中病情惡化的案例。此外NHS會嚴格約束醫師使用成本效益不高的治療,也會引進大批水準良莠不齊但薪資較低的海外醫師來因應人力不足,也常常出現季末申報用盡,醫院把開刀看診排到下一季,或強迫醫師休假的情況。 

英國民眾對邁入第六十年的NHS滿意度又如何呢?答案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支持NHS者認為,英國用很少的經費,就可以達到其他高醫療支出國家的醫療成效,例如工黨執政時閣員會宣稱全部以身作則,家眷只保NHS,子弟只念公立學校。支持者認為NHS的精神,是以病情緊急程度為考量,而不是以醫藥費用支出的多寡來決定先後順序,用粗俗的說法就是,只要不會死的就不急,更何況,如果想快一點的人,可以利用昂貴的自費醫療…。英國人一方面很能忍,一方面非常珍惜寶貴的醫療資源。更令人敬佩的是,即便捉襟見肘,英國免費的醫療德政普及於全體國民,以及他們的「醫療互惠國」之人民,並且照顧停留六個月以上的學生及其眷屬。

了解了英國醫療的困境,就可以了解政府宣布這種消極措施,一方面是不想步上武漢和義大利後塵,造成醫療體系的崩潰;另一方面是英國人非常重視人權,不會像中國人輕易就屈服於封城或防堵疫情的規定。所以當首相Boris Johnson索性直接承認政府照顧不了民眾,請大家自求多福,反而馬上激發出所有人的求生意志,開始配合之前推不動的種種政策。最後,面對這種高傳染而低致命的疾病,如果真的以最小的代價,最快的速度,達到六到八成的民眾的群體免疫,那麼他們將會最快成為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

然而,了解了英國政府的邏輯,並不會讓英國的民眾更安心,我在倫敦國王學院進修博士學位時的指導教授夫婦,最近會從英國媒體和醫學論文中聽到台灣防疫的傑出成就,就會對我表示,他們對於政府有多麼的失望、多麼羨慕台灣人、多麼希望生活在台灣。這個故事也告訴我們,同樣是全民健保的台灣,大家一定要珍惜醫療資源,不要步入英國的後塵。



1 comment:

  1. 藍弋丰/英國「佛系防疫」背後 千瘡百孔的醫療體系
    https://forum.ettoday.net/news/1681562

    ●藍弋丰/專欄作家,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從事翻譯、撰稿及圖文創作。

    英國首相強森宣布冠狀病毒應對策略是「六成國民染病」,消息一出,當然英國人民也多所議論,但是反應最激烈的卻是地球另一端的台灣,媒體立即譏笑英國為「佛系防疫」。

    英國「佛系防疫」 台灣輿論兩極化

    在防疫壓力下感到恐慌的台灣人民隨之起舞,竟有人痛罵別國領袖強森不負責任,只看左派媒體者,更奚落英國選出民粹領袖所以自滅。

    又有對台灣防疫感到自傲的台灣人,提出英國老牌國家已經過氣沒啥了不起,絲毫不自覺這簡直是中國文革時期的「超英趕美」論調。

    不多久,傳回新的消息,英國人民超自律,全都乖乖躲在家中,不像歐陸的德國或西班牙人民到處鑽漏洞,還要警察上街趕人。

    這時台灣又開始出現截然相反的論點,稱頌英國老牌民主國家的百年智慧,說強森「佛系防疫」其實是一場精心策畫的心理作戰,為了應付「刁民」習性,所以故意跟人民說國家不會救你,人民嚇壞了全部乖乖自律,這是馬基維利統治學智慧的表現,簡直神之傑作。



    當強森也宣布染病,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論調發展到極端,「佛系論」嘲笑強森「作法自斃」,「神之操作論」稱強森帶頭居家隔離,並且顯示輕症生氣勃勃,不妨礙處理國政,既安定民心,又確保人民乖乖待在家裡。

    同一個英國,同一個強森,同樣的事件,到了台灣,竟然有兩種天差地別的解讀。一個是智障到極點,一個是智慧到極點。到底哪個才是正確的?

    其實,當然兩種都是錯誤的,英國政府與強森鐵定不是智障,但也不是智慧到極點,更不是對人民搞「八奇領域」的算計。

    台灣人很容易陷入這種兩極化想法,或許跟升學主義掛帥,考試有標準答案產生的觀點有關:要不就是好,要不就是壞,好就是好到極點,是要學習的標準答案,壞就是笨到極點,是要避免的標準錯誤答案。

    這種極端觀點不只發生在評價英國防疫,過去也同樣發生在台灣人對政治人物或產業的看法,動不動就封神,或是打為惡魔。其實真相都不可能是這種兩極看法。



    ▲英國搭建國內首座野戰醫院,位於倫敦的「南丁格爾醫院」(Nightingale hospital)預計可以提供4000張床位。(圖/路透)

    英國看病不用錢 醫療不堪負荷

    要正確解讀英國為何「佛系防疫」,要從強森與英國醫療環境所處的情況開始了解,英國是採取公醫制度的國家,認為醫療是「人權」,其國家醫療保健體系(NHS,簡稱「醫保」)讓英國人大體上看病不用錢。

    任何人都能預見:沒有「使用者付費」的結果,就是需求無限上升,迎來無上限的經費膨脹,與無止盡的等待。

    2018/19年度英國醫保支出1,290億英鎊,2019-2020年度醫保開支預計,還要膨脹到1,340億英鎊。而英國政府2018年度總預算也不過8,420億英鎊。即使醫保開支已經如此驚人,面對無底洞般的需求,仍是捉襟見肘。

    在選舉期間,強森宣稱,在醫療領域,他的工作「就是讓你不用等三個禮拜才能看到醫師」,台灣人大概無法理解何謂「不用等三個禮拜」才能看到醫師。

    英國對900位家庭醫師(GP)的調查統計,英國非緊急病情的病人,平均要排兩週才能看到醫師。



    ▲ 英國看病不用錢,導致國民生病排隊要排兩三週。圖為英國搭建國內首座野戰醫院。(圖/路透)

    在大選期間,還發生了一齣醫療慘劇,一位體重過重女性在天寒地凍的路邊摔斷腿,由於體重過重家人無法搬動她,只能就這樣趴在路邊等待救護車。

    冬季是英國醫療需求大爆炸的時節,她在冷天中凍了6小時救護車才終於來到,送抵醫院時,她在醫院心臟病發而過世。

    這齣慘劇可以讓我們很快了解,英國醫保原本就已經完全不堪負荷的慘況。其實,整個大選期間英國兩黨的主要攻防戰場之一就是醫保,經過大選辯論的強森必然非常了解醫保的千瘡百孔,他提出增加注資,但表示這只是杯水車薪,最根本的改革,還是要納入「使用者付費」的精神。

    英國醫保長期需求爆炸,醫師工作量過大,薪水卻固定,其自然的結果就是醫護人員流失。

    2015年英國有28631位家庭醫師,如今只剩26958位,減少了約1700位,使得過去平均每位醫師每年處理1653位病人,如今上升到1721位。

    而其中有2%家庭醫師,甚至處理超過6000位病人,最高甚至有醫師一年處理1.1萬人。英國護士也是大量流失,以至於需要大量向海外徵募,使得脫歐問題對英國醫護人力產生嚴重干擾。



    ▲圖為英國搭建國內首座野戰醫院。(圖/路透)

    義大利採公醫制 醫護流失到鄰國

    此次發生嚴重疫情危機的義大利也是採取公醫制度,過去WHO(現在全球已經知道這組織的資訊有多不可靠)等組織評價義大利醫療數一數二,主要是看義大利人平均餘命等健康指標。

    殊不知,這是因為義大利陽光美、空氣佳、食物好、人民性格樂天,不是因為醫療有多好。其實在公醫制度下,義大利醫護長年來大量流失到待遇更佳的鄰國瑞士或德國,一旦傳染病來襲,即使想學台灣壓榨血汗醫護,也根本沒有足夠醫護能夠動員。

    千瘡百孔的英國醫療體系只能「佛系防疫」

    很不幸的,強森勝選後,還沒來得及提出如何為英國醫保納入「使用者付費」的改革方案,冠狀病毒疫情就已經來襲。

    想像一下你是強森,你手上的醫療體系,連平時正常醫療需求都已經無法承受,突然又來了傳染病緊急情況要處理,你該怎麼辦?

    醫保下千瘡百孔的英國醫療體系,是不可能做到像台灣這樣的全面圍堵,當然只能靠「佛系防疫」。這不是強森是智障,或是強森超級智慧算準人民反應,純粹就是一個負責任的民選政府,很誠實地告知人民不願接受的真相。



    ▲ 英國人假扮灌木叢、垃圾袋溜出門。(圖/翻攝自推特)

    當政府誠實以告,人民得到正確資訊,當然就會自我負責。說起來,一個民主國家本來就應該靠每個人民個人的努力,而不是靠國家的專制權力來防疫。

    英國所展現的,並不是強森或是英國政府的「八奇領域」算計,而是純粹的人類的智慧:從漫長的歷史中,人類學到教訓,知道民主才是最有效率的制度。

    民主並非有投票選舉就是民主,或是人人只出一張嘴的言論自由就是民主。人人都有政治權力的同時,也都要為自己負起相對應的責任,才是真正的民主。

    台灣看英國佛系防疫,應該了解的是:首先,英國醫保的問題,台灣健保終有一天還是會面對,必須提早思考改革,不是每天靠寅吃卯糧、壓榨血汗醫護吃老本,恬然誇耀台灣健保「奇蹟」;其次,是了解老牌民主國家真正的優點在哪裡,不隨意因為不了解就把人當智障,但也不隨便造神。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全好全壞的是非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