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6/2022

榮格學說探索自我和存在的旅程—從21世紀神經科學和人工智能來實踐 (演講摘要)

榮格學說中探索自我和存在的旅程—從21世紀神經科學和人工智能來實踐  (演講摘要)

蘇冠賓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演講大綱


探索者的存在危機:


歷史上有很多探險家,就像瘋子一樣,沒有足夠把握的科技支撐之下,犧牲了無數人的生命,最終發掘了新大陸、踏上南北極、到達了聖母峰頂、登陸月球。這些探險家或太空人,為了探索未知的疆域或登陸外太空,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只為了登上那一趟不一定會返程的旅程,那種對未知探索的強烈趨力,一般常人難以理解。


然而人類對未知的探索愈多,就發展出更多的技術和經驗,讓跟隨者借以再挑戰更大的探險!然而有了愈多的發現,對真相了解愈多,卻又就出現「更多未知待探索」的危機。所以,偉大的探險家可以征服全世界,卻不一定能征服自己無窮慾望的心靈。

  • 榮格紅書的第一章「重尋靈魂」:
  • 青春美酒並不總是隨歲月流逝而日漸清徹,有時它會日漸混濁
  • 聰明征服世界,單純卻征服靈魂
  • 我的靈魂流浪得太久,因在自己以外找尋
  • 當你開始理解黑暗,沉默與和平就會來到你頭上。只有那不理解黑暗的人才會恐懼夜晚。通過理解你內在的黑暗、夜晚、玄秘,你會變得簡單
  • 只有撇開對外物的追求,才能達到靈魂的所在。 若他找不到靈魂,他將陷入空虛的恐懼,而這恐懼將揮舞長鞭,驅使他絕望盲目地追求空洞的世事。他將受無盡的渴求愚弄,在心靈之路上迷失自己,再也找不著靈魂
  • 自由不在我們之外,而在我們之內。人會受外在的約束,因為他能打破內在的枷鎖,他還是能感到自由

佛洛依德和榮格都是探索人類心智的探險家,但榮格更清楚了解:「偉大的探險家終究回到探索自己的心靈」,最後終究要面臨要面對自己的陰影。我們知道,佛洛依德原本想要用大腦科學來解答人類意識和潛意識的問題,但是當時腦科學和分子生物學並沒有辦法支撐他的假說。然而,今天的跟隨者,已經可以借由百年來發展出更多技術和經驗,來支撐原本不可能的任務。而這些發展,最大的部分就是對大腦的了解。知道大腦這個機器是怎麼樣設計的,會不會幫助我們把大腦這個機器使用的更好? 用心感受大腦的運作、對照了解對大腦如何運作,會不會讓人類更了解自己?








結尾:


人類對未知的探索愈多,就產生愈多「更多未知待探索」的危機。心靈探險家可以征服全世界,卻不一定能征服自己無窮慾望的心靈。榮格則用了另一個佛洛依德「排斥」的方向去探索,他認為不需要「以事實或實體」為基礎,也不用以「實質性存在」為前提,這讓傳統科學訓練者會很困惑。


人性的真相或許很殘酷,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去了解真相?一般人可能也會陷入「了解潛意識、陰暗面不見得會比較快樂,而不了解自己的潛意識、陰暗面,也很滿足、快樂」的迷思。有人說,人類在面對未知時或許都會產生的恐懼,而「神」的概念就是在投射對未知的恐懼和對科學理性的挫折,解決探索者存在危機的一種方式。不過,從榮格來看,當我們面對未知時,如果只有理性的探索,而沒有靈性的平衡,那麼人性就不會完整,旅程也不會圓滿。榮格也認為夢和潛意識的探索,不僅像佛洛依德所說是官能症的出口,或是潛抑和未完成願望的象徵,更是「通往自我探索和追求無限存在的大道」。


所以同學回去好好作夢!

11/05/2022

練習正念,打造一生受用的心理韌性 (演講摘要)

練習正念,打造一生受用的心理韌性 (演講摘要)

蘇冠賓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演講大綱

二十一世紀的健康觀念,不是「沒有病就滿足了?」現在很多複雜疾病,診斷之後的治療效果都並不理想。所以,什麼是壓力症候群?如果有家人或朋友對你說「我都不舒服,也檢查不出病因」、「總是感到焦躁不已,一直放鬆不下來」、「壓力大,脾氣氣躁,情緒變得憂愁或易怒」、「怎麼休息,總是感到很疲倦」、「注意力一直無法集中,腦子里雜念叢生」,那麼壓力症候群和自律神經失調可能就是重要的因素。



經過百萬年的演化,一種叫做智人 (Homo sapiens) 複雜物種出現在地球,從原本只在食物鏈中層躍升到食物鏈的最頂層,數萬年之後更是傲視地球的其他生物,甚至造成其他物種滅絕的生態浩劫,靠的就是大約一千四百立方公分的大腦容量所獲得的生存優勢。



即便人類擁有稱霸地球、探索宇宙的智力,但大腦中對壓力危險之偵測器官,卻和和其他動物一樣原始。杏仁核—一個源自數億年前的爬蟲類祖先的複合腦區,演化到古哺乳動物腦的特化器官,用來制約壓力和危險的情境,跳過理性大腦,在意識沒有查覺之下,直接命令自律神經,對壓力做出求生存的全身性反應。然而人類大腦演化在數萬年前所具有的生存優勢,到了現代社會卻產生嚴重的副作用,也就是對於「壓力危險特別敏感」。



在蠻荒時期,人類的老祖先面臨到的壓力,風吹草動,就活化自律神經的交感神經,使腎上腺素分泌旺盛、呼吸心跳加速,幫助身體應變;如果沒死,危險一過,自律神經的副交感神經就像剎車,適時放慢呼吸、心跳,讓人休息、補充能量、睡眠休息。所以,對壓力不敏感,神經大條死光光,對壓力敏感的逃過死劫,演化下來。


想像七萬年前有一對剛誕生的智人雙胞胎新生兒,當哥哥在叢林荒野中長大,在面對天災敵人、洪水猛獸的環境下,全身緊繃、瞳孔放大、心跳加速、血壓升高…,這些敏感的交感神經反應幫助他渡過危險,傳宗接代。然而弟弟坐時光機來到現代長大成人,雖然和現代人的外觀、構造和大腦功能並沒有任何差異,但是他面對的壓力卻是前所未有:煩惱下週的報告、下個月的考試、明年畢業求職…,他大腦中的危險偵測器從來沒有關機,自律神經不斷失去平衡,最後陷入負向思考、憂鬱焦慮的深淵



而原始大腦中的杏仁核,對於外界敵我情境和同儕評價的敏感偵測,也讓數萬年前的生存優勢,再變成文明人最常見的身心壓力。有趣的是,人類有一個特別的基因—5-HTTLPR,負責血清素回收作用的功能,5-HTTLPR有著長短不同的基因多型性,具有「短型」的基因變異者的杏仁核,對於「壓力反應、負向情緒訊息、同伴嫌惡恐懼的表情」特別敏感。這個在物競天擇的過程中具有生存優勢的短5-HTTLPR,主要基因型,卻在現在醫學研究被發現是所有憂鬱症相關基因中最為致病的變異。



在資訊泛濫的今天,網路上的人工智能高速運算,已經可以把每個人同溫層中的「資訊雜食」,不分時空即時「餵」到眼前,所以,現代人要認清真理或事實,反而變得更加困難。理性上每個人都願意改變自己,然而要能批判既定成俗的傳統、規範、風俗、執念,最主要的阻抗,還來自潛意識保護內在感受和自尊的深層本能,也就是意識層面無法查覺的自我防衛機制。



在本次的課程中,將介紹靜思、覺知、正念 (mindfulness) 的日常應用,mindfulness無關乎宗教,可以是一種藉由冥想 (觀察吸氣與吐氣、身體掃瞄、瑜伽等),讓注意力回歸當下,不帶有評價的心態,而以好奇心、接納和慈悲心來專注於當下,全然開放的自我覺察的方法,這是現在東西方都很流行,藉以增進心理韌性的訓練。靜思、覺知、認識、勇於面對自我的恐懼,在二十一世紀的時代今天,就如空谷足音,聽來倍覺安然。










18/04/2022

人類演化傾向發炎體質,在數萬年前的生存優勢變成文明社會的病因

 演化傾向發炎體質的學說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摘錄自:Miller AH, Raison CL. The role of inflammation in depression: from evolutionary imperative to modern treatment target. Nat Rev Immunol. 2016 Jan;16(1):22-34. 


「發炎反應」事實上是生物生存很重要的功能!

經過百萬年的演化,一種叫做智人 (Homo sapiens) 複雜物種在大約10萬年前出現在地球,具備全面性的生存優勢,讓直立人猿從原本只在食物鏈中層,躍升到食物鏈的最頂層,數萬年之後的今天,更是傲視地球的其他生物,甚至造成其他物種滅絕的生態浩劫。

即便人類擁有稱霸地球、探索宇宙的智力,但在數萬年前具有生存優勢的演化結果,例如大腦中對壓力危險之偵測器官杏仁核,以及對抗天敵人禍的免疫系統功能,到了現代社會卻產生嚴重的「副作用」。

想像七萬年前有一對剛誕生的智人雙胞胎新生兒,當哥哥在叢林荒野中長大,在面對天災敵人、洪水猛獸的環境中,演化下具有強勢發炎反應的體質,幫忙他在感染後對抗細菌存活,在受傷後即時癒合。而大腦對危險的警覺,可以迅速瞳孔放大、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全身緊繃應戰…,這些敏感的 "fight or fly" 生物反應能幫助他渡過危險,傳宗接代。此外,從小到大曝露在非致命性的病源體和小傷,讓後天獲得的抗發炎調節,可以和先天的強勢發炎產生平衡。

然而弟弟卻坐上「時光機」來到現代,長大成人,雖然和現代人的外觀、構造、免疫系統、和大腦功能並沒有任何差異,但由於現代環境相當高度安全而且無菌,從小沒有非致命性的病源體和受傷的曝露,所以後天的抗發炎調節沒有發展,這會讓他持續處在發炎狀態,甚至有更高的發炎相關的疾病。此外,弟弟所面對的壓力卻是前所未有的:煩惱下週的報告、下個月的考試、明年畢業求職…,這讓他大腦中的危險偵測器從來無法關機,自律神經不斷失去平衡,最後陷入負向思考、憂鬱焦慮的深淵!



09/02/2022

《正向心理科學臨床實務》推薦序 正向心理不是天生的,是一種經刻意練習所產生的能力

  《正向心理科學臨床實務》推薦序

正向心理不是天生的,是一種經刻意練習所產生的能力


蘇冠賓 教授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羅東聖母醫院郭約瑟醫師所翻譯的「正向精神醫學、心理治療與心理學之臨床應用」一書,涵括Seligman正向心理學、Peseschkian正向心理治療學、以及Jeste正向精神醫學之「基本概念、背景與歷史;完整生命週期的正向取向;精神疾病與身心疾病;特殊情境與族群;理論基礎與訓練」五大面向,無疑是目前該領域最具代表性的教科書。該書對於上述內容已經有完整介紹,我就不再贅述。在這篇序文當中,我僅就「正向心理學的重要性」以及專業人士對於「正向精神醫學的忽略」略作評論。

人類的基因傾向是天生悲觀、負向思考

經過百萬年的演化,一種叫做智人 (Homo sapiens) 複雜物種出現在地球,從原本只在食物鏈中層躍升到食物鏈的最頂層,數萬年之後更是傲視地球的其他生物,甚至造成其他物種滅絕的生態浩劫,靠的就是大約一千四百立方公分的大腦容量所獲得的生存優勢。

即便人類擁有稱霸地球、探索宇宙的智力,但大腦中對壓力危險之偵測器官,卻和和其他動物一樣原始。杏仁核—一個源自數億年前的爬蟲類祖先的複合腦區,演化到古哺乳動物腦的特化器官,用來制約壓力和危險的情境,跳過理性大腦,在意識沒有查覺之下,直接命令自律神經,對壓力做出求生存的全身性反應。然而人類大腦演化在數萬年前所具有的生存優勢,到了現代社會卻產生嚴重的副作用,也就是對於「壓力危險特別敏感」。

想像七萬年前有一對剛誕生的智人雙胞胎新生兒,當哥哥在叢林荒野中長大,在面對天災敵人、洪水猛獸的環境中,全身緊繃、瞳孔放大、心跳加速、血壓升高,這些敏感的生物反應能幫助他渡過危險,傳宗接代。然而弟弟坐時光機來到現代長大成人,雖然和現代人的外觀、構造和大腦功能並沒有任何差異,但是他面對的壓力卻是前所未有:煩惱下週的報告、下個月的考試、明年畢業求職,他大腦中的危險偵測器從來沒有關機,自律神經不斷失去平衡,最後陷入負向思考、憂鬱焦慮的深淵!

有趣的是,人類有一個特別的基因—5-HTTLPR,負責血清素回收作用的功能,5-HTTLPR有著長短不同的基因多型性,具有「短型」的基因變異者的杏仁核,對於「壓力的反應和負向情緒訊息」特別敏感。這個在物競天擇的過程中具有生存優勢的短5-HTTLPR,主要基因型,卻在現在醫學研究被發現是所有憂鬱症相關基因中最為致病的變異。

正向不是天生的,是一種刻意練習產生的能力

臺灣常見身心疾患在近20年內增高2倍,期間自殺率、失業率、離婚率皆平行升高。世界知名的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期刊主編語重心長地強調,來自台灣的傑出研究,應該帶給全世界更「全面性、整體性」來思考,追求「社會進步和經濟成長」而犧牲「精神健康」的嚴重問題。

記得美國總統川普在2018年啟動了對中國一連串地貿易關稅制裁,201812月,美國三大股指全數下跌9%,標普500經歷了自大蕭條以來最差的12月、納斯達克指數亦踏入空頭市場的熊市,台灣股市也是跌落萬點。不過,當時更吸引我注意力的是,獲選湯森路透引文桂冠獎、被視為諾貝爾物理學獎熱門人選的美籍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教授,因長年罹患憂鬱症,在史丹福大學跳樓自殺。在台灣,深受機構表揚重用、廣獲醫護同仁及家屬信任的明星醫師,也因罹患憂鬱症跳樓身亡;加上稍早知名的名廚作家及電視節目主持人安東尼波登、以及美國時裝設計師及設計品牌創辦人凱特絲蓓,也都是在人生最高峰結束自己的生命。社會大眾常常無法了解,許多社會菁英的成功人士,選擇在人生最顛峰的時刻結束自己的生命。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樂也」,我本人很幸運能在大學醫院工作,不但可以行醫救人,更能和聰明絕頂又努力不懈的學生、醫師及教授一同學習。因此我經常發現社會上認為最頂尖的天之嬌子、具有高度成就的教授、名醫,反而更容易陷入嚴重的身心問題。正向心理不是天生的,是一種刻意練習產生的能力,因此,我常常勉勵醫學生和研究生,要用「當總統」的心態來鍛鍊身心,因為最後如果「很幸運」可以不用當總統,那你就賺到「總統級」的身心健康!

雖然正向心理在這幾十年來也慢慢獲得重視,正向精神醫學在精神醫學中也不斷被強調,但這個領域從來沒有被系統性的研究和教育。以PubMed關鍵字蒐尋的文獻為例,正向心理治療(positive psychotherapy)只佔2020582篇心理治療(psychotherapy)論文中的9篇。因此,我要真心感謝郭約瑟醫師能在百忙當中,編譯這本臨床應用的重要著作,更難能可貴的是,郭醫師的文筆優美,把深奧的精神醫學內容表達的相當清晰流暢,相信郭醫師的努力和付出,一定能帶動台灣相關領域的重視和發展。

(註:蘇冠賓教授創辦台灣第一個「憂鬱症中心」,根據ExpertScape的統計,蘇教授是台灣「憂鬱症」以及「生物精神醫學」研究領域中排名第一的專家;蘇教授長年投入精神醫學的大腦研究,更多身心保健文章可參考蘇冠賓醫師部落格:https://cobolsu.blogspot.com/



城邦購書:https://www.cite.com.tw/book?id=91144


28/09/2021

《憂鬱是因為你的大腦生病了》推薦序 — 破除憂鬱症的迷思,利用實証的整合治療促進大腦健康

 《憂鬱是因為你的大腦生病了》推薦序

破除憂鬱症的迷思,利用實証的整合治療促進大腦健康


蘇冠賓 教授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台灣引頸企盼多時的憂鬱症衛教專書終於問世!

憂鬱症已經成為本世紀戕害人類健康、造成人類失能最嚴重的疾病,面對全球憂鬱症所帶來的重大負擔,台灣民眾對憂鬱症成因,大都自有一套夾雜宗教、社會、經濟、政治等非醫學的見解,而對於精神疾病的治療,很多人心中對醫學和專業都有不同程度的懷疑。相對而言,民眾在內、外、婦、兒、癌症、及其他專科疾病,比較不會有這類主觀的偏見。憂鬱症的病人和家屬在這些基本常識上的教育不足和認知錯誤,會造成憂鬱症防治兩大障礙殛待跨越:一、僅兩成憂鬱症患者就醫,二、藥物治療之外的療法嚴重缺乏。

為什麼憂鬱症患者不願就醫?最主要的原因是從社會大眾到醫療專業者,都充滿了對憂鬱症錯誤的迷思,這包括:(一)、媒體及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的「污名化及標籤化(stigmatization)」,引發患者潛意識的否認;(二)、憂鬱症患者儘管處在「崩潰」邊緣,仍能耗盡加倍的心力去維持生活和工作表面正常,使周遭親友無法察覺;(三)患者最常表現的並不是情緒或心理不適,反而較常以「非特異性的身體症狀(例如胸悶、疼痛、失眠、疲勞等)」來表現;(四)憂鬱症的病理特質常被誤解,有時甚至精神科及心理衛生工作人員也會有不正確的觀念及態度。《憂鬱是因為你的大腦生病了》一書以對話式的輕鬆口吻,有效傳遞憂鬱症診治最核心的知識,讓讀者透過完整和詳盡的說明和陳述,一一破除針對憂鬱症常見的錯誤觀念。

此外,目前醫學對「治癒憂鬱症」仍束手無策,以藥物為主的治療模式幾乎停留在數十年前單胺藥物發明的時代,數十年來不見突破性發展。根據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憂鬱症臨床研究(STAR*D)的結果顯示:在為期三個月的「第一線血清素抗鬱劑」嚴謹治療下,只有27%病情緩解;而當病患持續配合為期一年「四階段、合併藥物及非藥物的治療」之後,竟仍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沒有改善!如果再考慮上治療中的安慰劑效應,那麼目前銷售最好的第一線抗憂症藥物,需要治療位病人,才能產生和安慰劑的差異,在設計嚴謹的臨床試驗中,科學家要收集數以百計的病患,才能証實抗憂症藥物的療效。簡言之,複雜的憂鬱症若只靠藥物來治療,無非緣木求魚。

心身科在歐洲非常發達。以德國為例,他們在住院中提供精神動力治療、認知心理治療、經顱磁刺激療法、光照治療、營養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專注於運動的心理治療 (KBT)治療、肌肉放鬆訓練、運動治療等,所以有50%的病患完全不用藥物治療,無論是因病請假住院看診或醫療費用,都在社會認同、法律保護、和醫療保險給付之下被照顧。然而,台灣因為健保制度的限制,預算不足的醫療資源絕大部分都集中在藥物治療和急性控制,非藥物的身心治療之健保給付不合理,自然就無法照顧到心身病患整合性治療之需求。透過《憂鬱是因為你的大腦生病了》一書在憂鬱症整合性治療的介紹,民眾將更加認識「經顱之磁刺激、電刺激、光刺激、營養精神醫學」等,這些在國外已盛行多年的重要治療選項,一起來推動台灣「更安全有效、更創新整合、更有尊嚴」的身心治療。(更多身心保健文章可參考蘇冠賓醫師部落格:https://cobolsu.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