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2021


台灣安眠藥物為何濫用?病人如何和醫師合作以避免依賴?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先說結論:

一、初診時告訴你的醫師:「我有睡眠障礙但是我不想要安眠藥成癮」
二、請教你的醫師:「有沒有推薦非藥物治療的選擇
三、如果已經使用安眠藥超過三個月,愈用愈多,請教
你的醫師:「我該如何戒除

睡眠障礙一方面是精神疾病的重要症狀,另一面又會影響情緒調節、記憶與學習的功能、甚至削弱神經細胞的可塑性,因此睡眠障礙的適當處置刻不容緩。

根據實証醫學對睡眠障礙的處置,第一重點在於找出潛在疾患並治療核心病因,「鎮定劑或安眠藥」的使用是暫時性的症狀處理,絕對不是治療的主要重點。造成失眠或焦慮最常見的核心疾患是憂鬱症、焦慮症、思覺失調症、雙極性情感性精神病、或老年人器質性精神病合併行為症狀。然而,核心疾病的診斷常常非常困難,非精神專科醫師有時無法查覺

第二重點是非藥物治療:無論是不是潛在病因造成的失眠或焦慮,所有實証醫學都會指引非藥物處置做為第一線的治療。在2018/9/10在JAMA Internal Medicine有一篇簡短的論文,可以做為病患和醫師溝通討論的依據,文中強調了非藥物治療的優先性與重要性,同時提到使用BZD類的原則不應超過四週,以及長期使用的危險性 (Incze et al. I Have Insomnia—What Should I Do?JAMA Intern Med. 2018 Nov 1;178(11):1572)。


台灣「苯二氮平(BZD)」類藥物是否濫用?

台灣醫師對處方BZD類藥物有一致的偏好,遠高於歐美國家。在美國的大數據資料庫研究中,顯示診斷為憂鬱症接受抗憂鬱藥物的29-49歲成年人病患(尚且不是老年病患)中,同時併用BZD類藥物的比例僅僅10.6%(台灣是美國5-8倍),而在美國併用的個案中有64%的病患第二次就不再給BZD藥物(避免長期給藥),真正用超過六個月的病患僅佔所有病患的1.3%(台灣是美國數據的數十倍)!

自1999年至今,台灣和國際精神醫學專家共同主導一個跨國研究顯示,在診斷為憂鬱症接受抗憂鬱藥物的老年病患(應避免使用BZD的族群)中,台灣同時併用BZD類藥物的比例是69.7%,高居第一,遠高於南韓的26.7%、印度的28.6%、或新加坡的33.3%。憂鬱症老人家合併處方BZD在台灣的風險是5.8倍!

台灣BZD類藥物為何濫用?

(一)「病患就醫偏好為中心」
(二)「論量計酬來給付」
(三)「健保限制價格高的主線用藥」
(四)「耗時費力的治療給付過低」

全世界都有BZD類藥物成癮的問題,但為何台灣特別嚴重?學術界普遍共識是與台灣的醫療保險制度之「病患就醫偏好為中心」的醫療服務及「論量計酬的給付制度」有關。

所謂「論量計酬的給付制度」,就是診視病患的量愈多,就能得到愈高的醫療收入,這種制度原始立意良善,激勵受歡迎的醫師願意付出更多的時間和體力,去照顧更多病患;然而,在台灣健保給付不合理低廉的現況下,卻也激勵醫師用不同的手段吸引「客群」。由於失眠和焦慮是民眾就醫常見的症狀,而Zolpidem和BZD類藥物可以迅速改善失眠和焦慮的症狀,讓病患短時間內得到心理和精神上的放鬆和舒適感,同時造成依賴性,之後如果沒有服藥又會產生不適,所以很容易成為最常用的處方用藥。

當醫師不知不覺發現病患對藥物有成癮的徵兆,想要減量或停用時,成癮的病患常常有很大的抗拒。由於台灣醫療是以「病患就醫偏好為中心」的制度,因此這些成癮的病患不一定願意遵循醫囑戒藥,而會再換一位願意給藥的醫師。對於同樣推動全民健保的歐洲國家所不同的是健全的「轉診制度」,病患在那些國家必須配合醫師的處方權。然而,台灣的病患則可以隨時轉換到「可以配合病患」的醫師,所以成癮問題不容易好好處置。

病人如何和醫師合作以避免依賴?

一、初診時告訴你的醫師:「我有睡眠障礙但是我不想要安眠藥成癮」

當醫師找到造成失眠的核心疾患時,以憂鬱症或焦慮症為例,醫師會給予病患副作用少、劑量單純化、安全性高的主治藥物抗鬱劑;但是為了減少病患失眠的痛苦,多數醫師仍會考慮短期使用安眠藥,然後一或兩週後約診來評估監測效果和副作用,二到四週再約診調藥,並開始減少合併藥物,同時避免病患多重安眠藥或鎮定劑之併用或成癮。如果四週後憂鬱症或焦慮症漸漸改善,醫師會減少或停止合併的安眠藥物;然而,有大約三分之一的病患對第一線的主治藥物效果不佳,醫師會採用第二線療法,此時安眠藥物的使用可能會延長。

二、請教你的醫師:「有沒有推薦非藥物治療的選擇」

在醫師的處方之下,短期內使用安眠藥是安全的。然而有些病人對此類藥物有高度的風險或排斥,醫師可以依臨床狀況或病患偏好給予非藥物治療。包括:認知行為心理療法 (CBT)、睡眠衛教 (sleep hygiene education)、生活型態指導 (lifestyle intervention)正念冥想相關療法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 and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瑜珈運動天然營養保健品療法 (Nutrition or neutraceuticals)…等。

三、如果已經使用安眠藥超過三個月,愈用愈多,請教你的醫師:「我該如何戒除」

精神科醫師應該隨時提醒病患:如果你已經長期使用鎮定安眠藥,也有動機想要戒除,請盡快和你的醫師討論,在醫師的協助之下,慢慢處理藥癮和睡眠的問題。





 

07/05/2021

康健雜誌 (2021年5月270期) 專刊「情緒就醫指南」以及「安南憂鬱症中心」報導




身心疾病並非只能用藥,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打造多元整合醫療模式

2021/05/06 · 作者 / 羅真 · 出處 / 康健編輯部

情緒對人的健康與生命影響深遠,陷入低谷時需透過適當方法加以緩解。在台灣,西醫藥物治療的可近性高,因此民眾走進醫療院所也最易拿著藥袋離開;然而,部分不需長期用藥的人,可能從此產生藥物依賴,卻未必有好的療效。

「其實,舒緩情緒的方法多元,在醫療場域中,美國哈佛大學憂鬱症臨床與研究中心就同時提供中醫、針灸、經顱光刺激療法,德國接近半數的身心科住院病人不用藥物治療,當地醫院積極發展精神動力治療、認知心理治療、經顱磁刺激治療、光照治療、營養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安南醫院副院長蘇冠賓一一列舉。

國內陸續有醫療院所同時提供藥物與非藥物的治療選擇,位於台南的安南醫院就在2020年秋天設立全國首座憂鬱症中心。那是個燈光溫暖的空間,廊道掛有病友藝術家用原子筆繪製、令人驚嘆的畫作,一旁掛有小巧的金色招牌,上頭題字「以頂尖研究引領卓越的整合治療」。

那是安南醫院的初衷。蘇冠賓說,身心疾病患者有整合治療的需求,但這樣的治療得建立在嚴謹的學術研究基礎上,才能帶來良好的效果;憂鬱症中心的成立,正是嘗試在國內建構以病人為中心、跨專業整合且具有科學實證的整合治療模式。成立近8個月以來,已有不少長期依賴鎮靜安眠藥、憂鬱症治療效果不佳的患者,自全台各地「後送」至此,獲得一定程度的療效。


中醫調整情緒:強調氣血順暢、臟腑功能平衡

「兩年了,我工作無法集中注意力,效率很差,頭腦很亂,只好一直加班;回家也一直想工作的事,吃安眠藥才能勉強睡幾個小時」,「我覺得很疲倦、很挫折,也開始變得沒自信,很怕帶給別人麻煩。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好累好沒有意義,好想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過去在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服務的中醫師陳亮宇轉述憂鬱症患者張先生的話。那天在診間,張先生說著說著,紅了眼眶。

張先生是專司工具設計的工程師,據張太太的說法,過去先生總在工作中獲得成就感,身心健康,週末假日會帶妻小露營踏青,但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變得低落、沉默,外出活動都無法幫助他回復精神,最近甚至請長假在家,足不出戶。

過去兩年,他在診所拿抗憂鬱劑、抗焦慮劑、鎮靜安眠藥,吃是吃了,當下有效,但注意力不集中、工作效率低落、睡不著依舊反覆發生,因此愈來愈沮喪。

他聽從太太的建議,到其他醫院尋求第二意見。陳亮宇透過漢彌爾頓憂鬱量表(HAM-D)確認張先生的憂鬱程度,她判斷上述對於情緒與睡眠的藥物都不適合立刻停用,於是請張先生繼續吃,同時接受中醫治療。

她就中醫角度看見,張先生因著情緒導致氣血運行不暢,有著肝氣鬱滯常見的外顯行為,像是焦慮、憂鬱、胸悶等,也有脾胃虛弱帶來的腹痛腹瀉問題。於是,她處方補氣血、健脾胃的方子,並藉由針灸疏肝理氣,也鼓勵他參與院內開設的正念瑜伽課程,多管齊下。

陳亮宇的中醫處方其來有自。她援引中國古籍《黃帝內經》指出,人體5臟掌管5種情緒,肝對應到怒、脾對應到思、肺對應到憂、腎對應到恐、心對應到喜。「這樣的理論在傳達,身心是一個整體,情緒狀態與臟腑功能的平衡穩定息息相關」。

不過相對於西醫藥,中醫的治療方式為調整氣血陰陽平衡,治療需要較長的時間。因此一般建議,急性身心症狀(像是有強烈自殺意念等)可藉由西藥快速穩定病況,但若症狀輕微或病情慢性化,像張先生這樣,就適合加進中醫治療,或者單獨接受中醫治療亦可。

生理狀態調整,搭配正念練習找回身心連結與平靜感受,張先生的療效出現得快。2週後,他感到有些好轉,開始回到工作崗位;8週後,他再次填寫漢彌爾頓量表,分數顯示他的身心狀況已回復到健康範圍,抗憂鬱劑與鎮靜安眠藥經身心科醫師評估也可以停止服用了。

回顧過去用藥卻不見好轉的兩年,張先生也有新的感悟。他告訴陳亮宇,某種程度上,他過去藉由藥物逃避自身問題根源,像是如何處理接應不暇的工作壓力、如何改善幾乎是自動化的焦慮習慣等,這些問題是單用藥物解決不來的。

這回治療,他似乎找到平衡生活的一點竅門,重新成為生命的掌舵者。(推薦閱讀:趙詠華:面對憂鬱症不必感到丟臉 我找回最真的自己)


認知行為治療:修正偏誤思維,轉化情緒與困境

憂鬱症的發生可從生理、心理、社會等角度解釋,治療上也就有不同的切入面向。心理治療(像是認知行為療法)以及重覆經顱磁刺激(rTMS)都是具有科學實證的療法。(推薦閱讀:心理治療2大主流派別簡介)

「認知行為療法從思維習慣切入,透過對話與活動辨識出經常導致挫折的思考方式,接著再有技巧地分辨、檢驗、反省這些想法。臨床上常見的患者思考方式像是以偏概全、二元對立、過度誇大或縮小、過度擔心自身缺點被他人關注議論等。經由治療發展出新的思維、相應的新行為,情緒就有好轉的可能,」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臨床心理師陳昱齊說。

陳昱齊曾碰過一名年輕女性,呂小姐,去年失業恰好遇上疫情,求職困難,逐漸失去求職、出門的動力,不再與朋友聯繫,更自覺失去開心的能力。本想返鄉休養,卻又憂心成為家人的負擔而遲遲不敢行動,憂鬱症更加嚴重。

為緩解她當下的憂鬱情緒,陳昱齊首先安排放鬆練習,並藉由生理回饋儀器促進自我覺察,協助找回相對平穩的身心狀態,接著再與她進行深度對話。

(心理治療中有許多理論派別,對於如何促進改變有著很不同的觀點與方法,而行為療法(BT)或認知行為療法(CBT)是一大主流,前者運用技巧改變適應不良的行為,後者則著重修正錯誤或不合理的信念,藉此帶動情緒與行為好轉。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與心理師對談的過程中,呂小姐注意到,心底確實有些想法拽著自己陷入負面情緒,像是「辭職又待業就是沒用的人」、「我就是讓人討厭」、「別人一定在背後瞧不起我」;她也在對話中理出一些自己經常忽略不看的事情,像是好友默默地支持鼓勵、家人並不因轉換跑道而責怪自己。

「察覺思考習慣,並且事先跟我討論該如何看待失業的自己、能如何和家人說明自身的狀態、如何回應家人的關切、面對刺耳言語時要怎麼反應等,後來,呂小姐搬回家了,也運用心理治療過程中學到的技巧順利度過憂鬱情緒、逐步返回職場,家庭關係也有了改善。這就是心理治療有機會帶來的幫助,」陳昱齊說。

每個人都可能有過不去的關卡,感到困頓與難過時,就可考慮尋求心理師協助。憂鬱症患者處於極度低潮時,有可能沒有動能來對話、溝通、改變,此時建議透過醫師處方藥物來穩定病症,同時尋求臨床心理師的幫助。(推薦閱讀:4步驟找到適合自己的心理治療專業者)


重複經顱磁刺激:微量電波活化大腦,帶動好心情

不過,在憂鬱症患者當中,有部分的人對藥物、甚至心理治療反應均差,這被認為源於大腦特定腦區的功能低下。這種情況,經過專業訓練的醫師執行重覆經顱磁刺激(rTMS),也就是藉著微弱電波刺激這個區域的神經細胞恢復活性,有機會改善病症,而且不會有藥物副作用。這項治療經我國衛福部核准用於治療反應不佳的憂鬱症,需自費,南北各醫療院所收費有些差異。

(重複經顱磁刺激(rTMS)對於憂鬱症的療效具有實證基礎,安南醫院藉此作加速型治療(TBS)的臨床試驗,刺激患者雙側大腦前額葉3週後,8成患者症狀改善、9成患者的改善效果可達5個月,比傳統技術效果佳。圖片來源 / 羅真)

蘇冠賓收治過一名轉診來的少年,小昀,他過去在同儕霸凌事件後陸續確診憂鬱症、恐慌症與強迫症,但用藥與心理治療效果均不佳。他的大腦似乎失去彈性,幾乎無法面對每一次的負面事件,一遇事就感到呼吸困難,需要立刻服用鎮靜劑,嚴重時一天會吃上10次之多,影響生活甚鉅。

蘇冠賓評估小昀的急性恐慌症狀需要優先處理,因此在第1組療程針對抑制焦慮發作的腦區進行10次磁刺激,第2組療程再針對活性不足的前額葉進行同次數的治療。

治療團隊同時租借穿戴式儀器監測小昀的活動量、睡眠品質等情形,以便每次回診時共同討論還需在病人端加強哪些練習、在醫院端調整哪些療法。

在多元專業的介入下,小昀在第5次磁刺激治療後感到好轉,開始有動力出門上補習班。第20次磁刺激結束後,他的憂鬱與恐慌經評估已完全緩解。目前,他完成30次的磁刺激,不再需要鎮靜劑,只需要再服6個月的抗鬱劑即可。他未來還長的人生道路,重現希望。

在台灣,全民健保的實施讓醫療資源容易取得,但也受健保給付結構影響,身心疾病醫療著重處方藥物,其他形式的非藥物治療相對少見。(推薦閱讀:《康健》情緒就醫指南)

不過多數醫師仍會熱心提供洽詢資源的管道,蘇冠賓建議身心疾病患者:就醫時,可詢問醫師,針對疾病處方哪些藥物、處方這些藥物的考量點為何、預期服用多久會出現療效、是否需要搭配其他非藥物治療、有哪些建議資源可用。倘若用藥時間超出預期卻不見療效,應該回頭跟醫師討論是否要調整處方,也可尋求第二位醫師的意見,綜合參考,以期獲得最適合自己的治療,達到最好的效果。

責任編輯:高儷綾


29/04/2021

營養醫學,讓臺灣人越吃越幸福 (大腦需要的幸福食物—推薦序)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2013621日,有一群熱心投入營養和精神醫學的研究學者和臨床專家,聚集到日本東京的國家健康與營養研究中心,宣布成立國際營養精神研究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Nutritional Psychiatry Research, ISNPR),我本人做為創會的理事,見證並參與了開啟該領域成為新興學門的第一樂章。緊接著201443-4日,理事長Felice Jacka以地主的身分在澳洲墨爾本召開第一屆學術年會,我受邀進行大會演講,報告團隊多年來在「Omega-3脂肪酸在憂鬱症的治療和預防」的主題。為了推廣這個新興的領域在研究、合作、應用上受到更多重視,2015年我們除了在台灣成立了第一個地區性的分會─台灣營養精神醫學研究學會(TSNPR),更在頂尖學術期刊Lancet PsychiatryWorld Psychiatry發聲,發表臨床指引和治療共識之論文,除了推薦具有科學實証的「飲食調控、保健食品及類藥劑營養品 nutrient-based (nutraceutical) 」對精神健康之幫助,更為了「營養飲食是決定身心健康的重要因素」的主張,譜下一曲又一曲的精彩樂章!

 

第一次和本書的作者烏瑪納多(Uma Naidoo)接觸,是在2017年第二屆ISNPR學術年會的籌備當中,我以學術委員會主席的身分邀請她到華盛頓特區演講,之後也幾次在學術研討會中見面。烏瑪納多是美國哈佛醫學院麻省總醫院(MGH)精神科醫師,擔任營養精神醫學主任,更是劍橋烹飪藝術學院的教授兼任專業廚師。我之前就聽過她談起這一本相當知名的「浪漫醫學書」─ 作者以大廚的身分,設計出一道道令人無法抗拒的「抗鬱菜單」和「補腦食譜」,光是文字的閱讀,就已經令人垂延三尺。

 

精神醫學現正面臨一個重要的轉折點!面對全球精神疾病所帶來的重大負擔,目前以藥物為主的治療模式無法達成令人滿意的療效。雖然精神疾病發生的原因非常複雜,但經由許多研究顯示,營養在精神疾病的發生及治療上有極重要的關聯性;飲食在精神醫學的重要性,並不亞於心臟醫學、內分泌醫學或腸胃醫學。藉由陸續發表的研究結果清楚指出,飲食習慣(包含潛在性的營養失調)與精神健康有直接的關聯,而特定營養素的單獨療法或合併療法也有一定的療效。以Omega-3脂肪酸為例,幾乎在每一個疾病的重要性上都被提及,特別在憂鬱症治療和預防的主題,更是我們的研究在全世界具有影響力、排名第一的領域。我們率先發表証實Omega-3脂肪酸抗鬱療效的數個研究,至今已經被引用超過五千次,也經常被歐美憂鬱症治療指引所引用。

 

很多病人會問醫師,「除了吃藥,還有沒有其他輔助的方法可以的改善病情」?台灣因為健保制度的種種限制,精神醫療大多集中在藥物治療和急性控制,不但效果不足、副作用顯著、更難滿足病患的需求。精神疾病其實是複雜的大腦疾病,為了改善治療成效,當前世界的趨勢已經朝向整合性治療,但由於健保對於非藥物治療的健保給付不足,造成醫療院所無法提供藥物以外的選項。因此,我期待這本書的出版,除了可以提升國人的大腦營養學的認識,更可以讓現代人愈吃愈幸福。

 

註:根據ExpertScape的統計(www.expertscape.com/ex/depression/c/tw),蘇冠賓教授是台灣「憂鬱症」、「omega-3脂肪酸」、以及「生物精神醫學」研究領域中排名第一的專家;根據h-index論文引用排名,蘇教授在omega-3脂肪酸於憂鬱症的研究領域之引用指標排名世界第一(https://sites.google.com/site/omega3su/home/research-introduction)。蘇教授營養精神醫學之部落格:https://cobolsu.blogspot.com

28/04/2021

自律神經是大腦健康的介面 — 心律變異指標在身心保健的重要性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二十一世紀的健康觀念,不是「沒有病就滿足了?」現在很多複雜疾病,診斷之後的治療效果都並不理想。所以,什麼是壓力症候群的生物指標?如果你覺得「我都很好,為何要定期健檢?」,或者有家人或朋友對你說「我都不舒服,也檢查不出病因?」那麼壓力症候群和自律神經失調可能就是重要的因素。

下面這些經歷,你有過嗎? 1. 不論忙或不忙,睡得多或少,總是感到很疲倦? 2. 注意力一直無法集中,腦子里雜念叢生? 3. 總是感到焦躁不已,一直放鬆不下來? 4. 經常混亂拖延,感覺做事效率低下? 5. 因為某些人際關係、感情關係而陷入焦慮? 6. 壓力山大,脾氣浮躁,因為心裡藏匿的事情而變得敏感、焦慮、甚至有抑鬱傾向? 7. 我全身都不舒服,也檢查不出病因?

自律神經是壓力影響大腦健康的介面,本講座討論如何利用自律神經的檢查,來反應自律神經的抗壓功能?如果利用改善自律神經的功能和平衡,來激勵自己的抗壓性及心理韌性 resilence,達到預防身心疾病,保健大腦的目的。

HRV做為自律神經功能指標的限制如下:(一) 影響因素過多過為複雜,因此不應做為獨立的診斷或評估工具,一定要配合臨床的表現和其他實驗室的檢查來做判讀;(二) 敏感性遠高於特異性,因此在預防保健的應用價值高於重症或多重合併症;(三) 持續追蹤之指標變化的重要性高於單一觀察點的意義。因此,適合用來做為主要疾病治療前後之自律神經變化的療效評估;或者做為定期健檢的追蹤資料。

大腦是調控自律神經平衡的主機。首先介紹焦慮症、憂鬱症的神經回路,現在越來越多研究證明,焦慮症、憂鬱症在特定的腦區以及連結有顯著的異常。其中對於情緒和壓力刺激的腦區過度敏感,以及控制情緒的腦區不足有強烈的相關性。另外更新研究也發現,Default mode network (DMN) 的過度活躍、以及 Salience network (SN) 無法平復,造成 central executive network (CEN) 的功能不足,也有很重要的角色 (自律神經失衡的水龍頭)。


慢性疼痛而焦慮、恐慌和憂鬱,都和情緒和壓力刺激的腦區異常有關,再加上一系列生活型態失調和環境情境的制約反應,加重了自律神經失衡的惡性循環。


反之,日常生活中健康的飲食型態、運動習慣、壓力管理、規律坐息、或支持性社交人際關係...等,對於改善自律神經失衡都有正面的幫忙。以正念冥想為例,穩定了自律神經失衡的腦區,從源頭來改善所有身體和生理疾病的危險因子。


在生病不生病中間,我們「能否發現、如何發現、何時發現」身心疾病,已經不再是是非對錯那麼絕對的問題,而是風險管理和投資報酬率的問題。忽略平日的保健固然不足取,過度強調風險而投入過量的時間和資源也會變成另一種壓力。希望今天的演講之後,大家可以快快樂樂的工作和生活,並適度地重視並照顧到自己和家人的身心健康!

31/03/2021

協助生理疾病專科同仁轉介精神科

尊重自主的全人醫療

協助生理疾病專科同仁轉介精神科共同照護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安南醫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不只是癌症 (慢性疼痛、神經退化性、心血管、代謝性等內外科疾病) 的病人,一般民眾也不一定對憂鬱症和焦慮症有病識感,所以照顧者自然就容易忽略。然而,上述內外科生理疾病的病人罹患憂鬱症和焦慮症的機會是一般人的二到三倍,而醫學研究也發現這類身心疾病會顯著影響癌症治療的預後。這個講座的目的,就是要討論「如何協助癌症病人接受身心醫療的共同照護」,一方面尊重病人自主,另一面提高全人醫療的品質。

講座之後,希望各位能夠了解身心醫療的評估轉介之困難,在於醫病兩方對於身心疾病的防衛與抗拒以及精神病理學的陌生。

先說結論,在貴專科的評估結束後,建議可以用以下簡單的指導語來和病患討論

  • 做完貴專科的評估後,想像醫師、專師、護理師、或醫學生接著說明:

  • 「向您簡單描述一下這次住院治療的計畫。第一;第二;第三 (以上說的是貴科的治療計畫)
  • 在您住院期間狀況,比較穩定的時侯,我會請身心科的同仁來評估一下您的身心狀況。
  • 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您的健康狀況恢復的更好,因為生病、住院多少會造成日常生活改變,這些壓力會影響到睡眠狀況和身心調適,這些問題都會影響到我們人體對抗疾病的免疫力和病情的康復
  • 不知道以上有沒有什麼疑問?


大家都知道,身心醫療的評估轉介之困難,不僅在病人一方對於身心疾病有一定程度的防衛與抗拒,其實在醫護人員這一方也有很多對精神病理學很陌生甚至有一些錯誤的迷思

防衛與抗拒:
  • 身心患者儘管處在「崩潰」邊緣,能維持生活運作且不出現異狀,使得周遭親友無法察覺
  • 身心患者對於評估者「套出心理症狀的動機」會有潛意識的防衛、抗拒、排斥、甚至憤怒
精神病理學的陌生:
  • 對於評估者的問句,身心患者在理解上會有誤差
  • 評估者常常是根據自己的信念來評判心理疾狀,而不是根據精神病理學。身心症看似簡單,卻常為偏見
  • 患者常常不覺得自己「憂慮、憂鬱、心情不好」,反而較易以「非特異性的身體症狀」來表現


臨床會談教學的的第一步

http://cobolsu.blogspot.com/2018/03/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