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8/2015

People's Palace Glasgow(格拉斯哥人民宮)–– 英國為何強盛(4)

帶著參觀民俗博物館的心情,前往參觀People's Palace Glasgow(格拉斯哥人民宮),結果見識到人「民」的不「俗」。




它當然還是個「民俗博物館」,根據年代展視不同時期的人民生活方式和風俗文化。但是看到一半就隱隱產生奇怪的感覺,似乎感到館方要傳達一個潛伏的動機,就是「肯定、甚至表揚」不同時代中「引發抗爭、改革、求新求變」的「判逆」人民。
這些在當時社會被當作罪犯、違法入獄、甚至驅逐海外的人民,在「人民宮」中被平反、被表揚。例如:一次大戰期間,貪婪地主利用多數男人作戰離家,「合法」剝削,提高房租,「合法」由法警協助強行驅逐「未」交房租的房客,當時帶頭集結的「憤怒(女)暴徒」,違法對抗的女士們,多年後在「人民宮」裏被稱頌(4)。因為「創新想法」,改變做生意方式而致富的生意人,在「人民宮」裏被稱頌。因為古怪作風而紅遍全國的藝人,在「人民宮」的歷史中留名。在大戰期間公然違法、聚眾示威反戰而被驅逐出境的「和平人士」,多年後也在「人民宮」裏被「立碑紀念」。
蘇格蘭當然有更多宮、更多的雕塑、更多忠烈祠來讚頌政治人物、科學家、藝術家或戰爭英雄,全世界都一樣。但是「肯定、甚至表揚」不同時代中「引發抗爭、改革、求新求變」的「判逆」人民,就不是多數執政者可以做到的。
同樣是執政者的沈思和反省,更沈重的是德國人建造在首都柏林市中心的「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Germany's national Memorial for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 德國納粹為了滅絕種族,謀殺百萬猶太人,戰後60年,德國長期不懈地真誠反省和悔罪, 紀念碑是德國人將自己最黑暗的歷史一頁,放在國家的「臉」上,展示給世人,毫不掩飾地坦白自己的歷史罪行的象徵。一個民族需要多大的認錯決心和道德勇氣,才能做到這一點,這和其他犯罪後躲躲閃閃的「民族、國家或政黨」,反而纂改課網、立碑紀念、神化自己的豐功偉績,形成極大的反差。這就是德國戰敗到二度破產,卻能迅速強盛的民族性。
我在另外的幾篇文章分析一些「英國為何強盛」的原因(123),我現在知道我還遺漏了這一個面向。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