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1/2014

關於污名化



關於污名化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名人勇敢揭露自己的病情和就醫的心路歷程、媒體願意學習如何中立理性報導化解歧視,對於去除精神疾病的污名化或標籤化(Stigma)有很大的幫助,其達到的成效很可能和第一線醫師一樣,可以解救很多病患的生命。

儘管精神疾病對患者及家屬造成巨大的身心傷害,令人意外的是,接受適當治療的患者竟然佔極少數。身心疾病的病患很少被正確診斷及治療,源自於民眾對於精神病的眾多錯誤的迷思,其中影響力最大的,就是媒體及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的「污名化及標籤化(stigmatization)」,所引發患者擔心被污名化及潛意識的否認,以及病患對於「討論自身精神困擾」的恐懼。

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疾病的「污名化及標籤化(stigmatization)」,常常會引發患者擔心「另眼相看」,讓病患潛意識地去否認自己的疾病,導致病患對於「討論自身情緒、精神障礙」的恐懼、延誤就醫、造成嚴重失能、甚至危及生命。

Nature最近刊登一篇Feeling overwhelmed by academia? You are not alone!,強調大學逐漸重視研究生壓力、憂鬱和焦慮疾患、以及科學家勇於面對、並分享自身治療精神障礙心路歷程的文章!去除精神疾病的恥辱感和標籤化(stigma),從科學家自己做起!Nature在所有議題的探討都是先驅者,難怪會成為世界最好的科學期刊!

不公平的對待可以對一個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精神科醫師在常常花很多的時間和心力,在協助患者面對社會對於精神疾病的偏見,這些偏見造成精神病患在求職、社交、教育、甚至是在求醫時遭受歧視和排斥,有些病人因憂鬱焦慮接受治療被保險公司拒保,也有病人因為曾到精神科就診而被企業排擠逼走!事實上,污名化起源自人類長久以來對精神疾病的恐懼和無知,再加上大眾媒體常用「見獵心喜」的戲劇性呈現,來報導(污名)精神病患。這些來自社會的歧視,不斷對病患的造成烙印,雖然很多誤解早已被現代科學證明是錯誤的,但至今仍根深蒂固地持續傷害著許多人。

當社會上充斥著這類源於「偏見和恐懼」的排斥態度,就會對病患的人權被侵犯視為理所當然。要改變社會大眾的偏見,教育是最基本的做法。因此,台灣社會非常需要全國性的「去污名化」活動!精神醫學除了診斷和治療精神病患之外,更應致力於社會運動,推展精神健康智識給社會大眾了解。只有不斷進行教育推廣,才可能改變過去神權至上時代所流傳下來對於精神疾病的錯誤認知。



波蘭「面對抑鬱症」的全國社會運動

2018年波蘭精神醫學會推動「面對抑鬱症」的全國社會運動!這個運動的主題叫做「Nie oceniam, akceptuje (I don't judge, I accept)」,波蘭知名的演員、外交官、音樂家、歌手、作家...都出來公開自己的憂鬱症病情和治療的經過。因為憂鬱症患者只有不到五分之一願意面對並接受治療,因此名人勇敢公開地站出來呼籲「去除對憂鬱症的污名化和標籤化」,可以比醫師拯救更多的生命!

精神醫療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活動,全國性地推動「去除對於精神疾病的污名化(Stigmatization)」。我很榮幸接受了活動的籌劃人之一,也是我在波蘭多年合作的好友Prof. Piotr Gałecki的邀請,一同共襄盛舉該活動有一系列的公關宣傳、公益活動、以及學術活動。也邀請到英國的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前往贊助。




名人勇敢公開地站出來呼籲,意義重大

在先進文明的地方,心靈生病不是不光采的事。當文明社會協助精神病人上媒體去除污名化,台灣社會仍然不斷地讓見血心喜的媒體,用社會版最喜愛的「悲劇、罪行和愚昧」的戲劇性呈現,來報導(污名)精神病患。

Janet 是一位成功樂觀的主持人,她能夠有勇氣正視面對並公開自己的憂鬱症,對千千萬萬因憂鬱症「被貼上標籤」、「歧視」罹病患者,應該是難能可貴的激勵和鼓舞。幫助精神病患,從接納和同理開始!Mariah Carey 最近也公開自己罹患雙極性情感性精神病(躁鬱症)的消息,她提到在被診斷為精神病的當下,她對自己的病產生強烈的否認、害怕失去一切、並且感到無比的孤立和無助,「疾病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別人發現自己有精神病、看待的異樣眼光所產生的巨大壓力」。

社會大眾願意揭露自己的病情和治療的過程,報章媒體願意學習如何中立理性報導對於去除精神疾病的污名化或標籤化(Stigma)有很大的幫助。「社會名人或公眾人物」能勇敢地站出來,用自身的心路歷程來化解歧視,達到的成效很可能和第一線醫師一樣,可以解救很多病患的生命。






Andrew Solomon: Depression, the secret we share



Kevin Breel: Confessions of a depressed comic



JD Schramm: Break the silence for suicide attempt survivors


1 comment:

  1. 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18003

    在第 61 屆葛萊美獎上,Lady Gaga 與 Bradley Cooper 以 Shallow 一曲奪下兩個獎項,Lady Gaga 在上台受獎時,更呼籲大眾重視心理健康問題。

    第 61 屆葛萊美獎在今天上午 9:00(台灣時間)舉行頒獎典禮,Lady Gaga 與 Bradley Cooper 以《一個巨星的誕生》電影主題曲〈Shallow〉,分別奪下最佳流行組合/團體表演、最佳影視原創歌曲獎。

    Lady Gaga 在上台受獎時,除了感謝一直在身旁支持自己的好夥伴 Bradley Cooper,也鄭重的提到了心理健康問題,並且呼籲大眾重視此事:


    「我只想說,我真的很榮幸能成為這部電影的一份子,一起傳遞心理健康的議題,因為這件事情是如此重要。有許多藝人正面臨心理健康的問題,所以我們必須照顧彼此。」
    「如果你看見某個人受傷,不要視而不見;如果你正在受傷,即便會很辛苦,試著深入你的內心,去尋找那份潛藏的勇氣,並且試著向外求救。」
    “If I don't get another chance to say this, I just want to say I'm so proud to be a part of a movie that addresses mental health issues. They're so important. A lot of artists deal with that. And we gotta take care of each other. So if you see somebody that's hurting, don't look away. And if you're hurting, even though it might be hard, try to find that bravery within yourself to dive deep and go tell somebody and take them up in your head with you.”

    Lady Gaga 曾經坦言自己在 19 歲遭性侵後,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她曾歷經長時間的心理折磨,嚴重影響到工作,這讓 Lady Gaga 不得不向外尋求協助,她曾在 SAG-AFTRA 的演說上提到:「我會看到一直折磨我的事件片段,還有那些經歷不斷在我腦海盤旋⋯⋯但是我沒有辦法獲得任何與心理健康有關的協助。」(推薦閱讀:性侵倖存者的告白:罹患 PTSD 之後,我學習與自己和好)

    「而這樣的症狀變成慢性疼痛、纖維肌疼痛、驚恐發作⋯⋯還會陷入自殺、自虐意圖的心理螺旋裡。」

    成為一位巨星,對於 Gaga 來說不只是帶來聲望,更是讓她擁有廣大的平台,為那些與她同樣深陷在心理疾病的人發聲。過去面對心理疾病,我們避而不談,甚至認為患有這些心理疾病的人是「想太多」、「自找麻煩」,習於鼓勵深受折磨的人要正向思考,但是這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將問題根源隱藏在台面下,放任他們的焦慮、恐懼蔓延生長,最後演變成自殺、自虐的情況。(推薦閱讀:心理師聊「自殺」:他們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認痛苦存在)


    Lady Gaga 說:「我們需要為心理健康問題帶來更多曙光,我們需要分享自己的故事,讓心理健康議題不再存於黑暗之中。」

    她的呼籲,正點出了我們處理心理健康問題的態度,而是時候讓這些事情浮上檯面,攤在陽光底下。我們必須建立一個讓患者有勇氣求助的環境,去聆聽、去理解,進而給予更多同理及協助。

    如果你身旁有正遭受心理疾病折磨的人,請不要忽視他,可以嘗試去聆聽,或者鼓勵他尋求專業協助;如果你是那位正在遭受心理疾病折磨的人,也請不要害怕,可以找一個值得自己信任的家人、好友,向他們求助。

    心理疾病不該被忽視、忌諱,我們可以從小地方做起,開始建立一個友善的求助環境。


    參考資料|[1] Lady Gaga Opens Up About Her ‘Mental Health Crisis’,Variety(2018/11/9)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