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2/2017

過度使用網路和3C

過度使用網路和3C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18歲的小陳沉迷於電腦遊戲,下課回家就關在臥室玩到天亮,爺爺多次勸導無果,於是關閉家中總電源,孫子卻氣不過,衝到廚房拿起菜刀,在爺爺房門上連砍31刀,砍到警察來才收手,令人怵目驚心(ETtoday, 2017/4/25


2018年3月,台北市三民國小一名小五男童,疑似因為父母沒收手機而跳樓輕生自由, 2018/3/7「這跟毒品上癮一樣,有戒斷症候群,請家長不要輕易沒收小孩手機。」


未來20到30年,目前最年輕的世代將接手管理政府和企業,這些人成長時把臉書、藥癮與網路團體當成主要的因應挑戰機制,而不是依靠真正的生物連結。預計我們會看到憂鬱症、藥物濫用、自殺,以及其他反社會行為逐漸增加。在2000年後發生的所有槍擊事件中,超過70%的兇手出生在1980年後,很多人只有14、15歲而已。有些人全都感覺孤獨,覺得自己是異類,跟學校、社區或家庭也都非常疏離( 關鍵評論, 2017/01/11 


沉迷電玩 WHO將列為疾病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63675

〔編譯魏國金、記者林惠琴/綜合報導〕一旦沉迷電玩到廢寢忘食、無法自拔的程度,在臨床上將是精神健康問題!世界衛生組織(WHO)預定將「電玩失調症」(gaming disorder)納入其明年公布的「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修訂版(ICD-11)中。對此,我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長諶立中表示,國內一向參考國際作法,加上過去調查發現,我國十二至十八歲青少年約八%有網路、電玩成癮風險,嚴重可能影響日常生活作息;若世衛組織確定新增「電玩失調症」,台灣也會跟進。

根據ICD-11草案,「電玩失調症」是一種持續或重複發生的電玩行為模式,電玩則包括線上及離線遊戲。其症狀包括對於玩電玩的頻率、強度、持續時間,以及開始與結束等控制能力減弱。再者,日漸將生活的優先順序讓渡給電玩,甚至電玩凌駕其他生活興趣及日常活動。而儘管產生負面結果,例如被炒魷魚或多日不去上班,仍持續甚至投入更多時間打電玩。

世衛指出,「這種行為模式的嚴重性足以導致個人、家庭、社會、教育、職業或其他重要功能領域的重大損害。該電玩行為可能是持續的、不定期的或週期性的」,相關行為模式必須持續至少一年才能被診斷為罹病,但若症狀嚴重,期限亦可縮短。

報導指出,被納入ICD-11反映出電玩成癮是如何普遍。二〇〇九年一份發表在「心理科學」的研究發現,八至十八歲的美國年輕人中,約八.五%呈現病態電玩使用狀況。電玩成癮也不盡然是年輕人的專利,報告指出,電玩玩家多是平均年齡三十五歲的成年男子。

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高淑芬表示,台灣青少年與南韓、日本一樣,網路、電玩成癮情形嚴重,由於類似的遊戲可經由給分方式很快獲得回饋,導致容易被吸引,且一旦開始沉迷就難以停下來,但青少年正值學業、社交發展等學習的重要階段,若是出現網路、電玩上癮,可能會越來越沒有耐心,甚至影響思考能力、正常功能等,因此許多國家都規定不可帶手機上學,可惜台灣還沒有相關的對策規範。

從「沉迷」到「上癮」 各國防護網提升至國家層級

台灣青少年網路遊戲成癮的最新調查數字是3.1%,這是2018年9月中由國家衛生研究院團隊所發表的結果。國衛院針對台灣169所各級學校,共8110位年紀從10歲至18歲的學生,先由心理專業人員依據「美國精神醫學會」訂定的研究準則,進行診斷性會談,也是目前全球最大規模的研究。從調查可發現台灣國小男童成癮盛行率已超過5%。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跨國調查顯示,網路遊戲成癮最嚴重的5個國家與地區都在亞洲:「香港、韓國、台灣、新加坡與中國」。目前台灣在網癮政策上,根據《兒少法》於2015年修訂第43條,明訂兒少持續使用3C產品,不得超過合理時間,實際上卻很難實施執行;教育部也在2015年提出《各級學校學生安全健康上網實施計畫》,落實家庭教育和學校三級預防,且預備培育2200名網癮防治輔導人員;衛福部則在2014年有《上網不上癮心理健康促進政策行動綱領》,落實網癮防治措施。 今周刊 2018/09/26,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392/post/201809260028/


社群媒體是21世紀的藥物 就像酗酒或吸毒 這種新疾病讓年輕一代變得急躁

賽門西奈克:千禧世代=分心世代,同理心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8948
年輕人玻璃心? 抗壓性低? 跟朋友相聚卻只玩手機? 好高騖遠卻不願意踏實努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sGiDrt5U2c&feature=youtu.be

如果上一個世代因為完成「更多」與「更大」的目標得到多巴胺(滿足),那Y世代是從符合「更快」或「現在」的東西那裡得到多巴胺。香菸出局,社群媒體上場,這是21世紀的藥物。 就像酗酒或吸毒,這種新疾病讓年輕一代變得急躁,這情況還算好,更糟的狀況是他們覺得比前個世代更加寂寞和孤立。就像酒精取代信任關係成為青少年應對挑戰的機制,結果讓他們在成年後酗酒一樣,我們從社群媒體得到正面肯定,虛擬關係取代真實的信任關係,變成我們應對挑戰的機制。 副作用是這個世代的人比前個世代的人更努力找尋快樂和成就感。雖然他們也想把事情做好,但他們的急躁意味著很少人會投入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在一件事上,直到看到成效出現,產生成就感。

他們很樂意在短時間投入大量的精力和心血工作,但付出承諾與膽量卻很難。精力原本投入在少數的事情,現在似乎已經分散到許多事情上。 Y世代回應許多社會議題的方式印證這種趨勢。他們用簡訊捐款給海嘯救援組織。社會瀰漫強烈的興奮感,要做好事、幫助別人,以及支持別人。

然而,在多巴胺大量分泌下,注意力轉移到下一個目標。在沒有投注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下,這個安於抽象狀態的世代卻把真正的承諾與象徵姿態搞混。 

問題是,在未來20到30年,目前最年輕的世代將接手管理政府和企業,這些人成長時把臉書、藥癮與網路團體當成主要的因應挑戰機制,而不是依靠真正的支持團體,依靠友誼和愛的生物連結。我預計我們會看到憂鬱症、藥物濫用、自殺,以及其他反社會行為逐漸增加。1960年只有1件重大校園槍擊案,到了1980年代有27件,1990年代則有58件,2000到2012年間有102件。這個數字很嚇人,50多年來成長超過100倍。在2000年後發生的所有槍擊事件中,超過70%的兇手出生在1980年後,很多人只有14、15歲而已,真讓人不安。雖然有些人被診斷出有精神障礙,但他們全都感覺孤獨,覺得自己是異類,跟學校、社區或家庭也都非常疏離。


好消息是,希望還是在自己手上。



http://may052016.pixnet.net/blog/post/294970261-





Simon Sinek on Millennials in the Workplace
https://youtu.be/KsGiDrt5U2c
https://youtu.be/hER0Qp6QJNU

多用3C讓小小孩語言發展變慢 (Toddlers’ screen time linked to slower speech development, study finds )
http://www.pbs.org/newshour/rundown/toddlers-screen-time-linked-slower-speech-development-study-finds/

爺爺關閉總電源 18歲電玩孫子對房門連砍31刀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425/911223.htm

手機被媽沒收 小五生竟跳樓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81805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