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4

抗拒改變是人的通性,不分藍綠

一個人愈有才智,就愈不屬於他的黨派

雖然很期待政黨再度輪替,但同時認為台灣一些根深蒂固的問題,就算是綠色完全執政,也不用對於立即改善這些狀況過度樂觀,畢竟抗拒改變,不分藍綠,這是人的通性。不過,國民黨下台,「病灶」先割除,停止「病情」退步,再來就期盼天佑台灣,能給我們一位「良醫」。

1、     「病灶嚴重」:國民黨下台後,立法院成為台灣最大病灶,具有專業、遠見和理想的立法委員的比例太低,所以無法產生一定的影響,帶來有效率的進步。民意代表大多數都是以「民粹」、「選票」為考慮,而且和行政官員的關係多為「對立」而非「良性監督」,再加上民意代表長年對內閣的不尊重,導致人才大多不願挺身而出為人民服務,就算有一些真正的人才出來為國家做事,也都充滿無力感。民意代表的產生當然是人民的選擇,人民思辨的能力要有所提升,教育、媒體、意見領袖都有責任,相當不容易。

2、     「體質太弱」:政府官員、公務員遠遠跟不上時代的腳步。在司法教育醫療食安、經濟、能源、居住、旅遊觀光…等國家重要問題上,政府官員保守、退步、死守過時法令、不願(能)鬆綁,不斷阻擋國際社會和國內民間的進步。

3、     「營養不良」,人才流失:根據歐洲商會(ECCT)研究,台灣對人才吸引力在亞太7國墊底,台灣制度排他性極高,相當排擠外籍人才來台工作。而更是雪上加霜的是,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預測2021年國際人才報告,台灣工資低落、薪資制度僵化落伍,人才外流將成為世界第一。

4、     只相信「祖傳祕方和傳統治療」:「排外」、「沒有國際觀」、「恐中」造成了嚴重的「鴕鳥心態」,沒有人要面對「開放」所產生的困難和挑戰。


國民黨對在「司法正義、課綱、食安、能源、居住正義」這些大是大非問題上的謬誤,早就超過他們對台灣的貢獻,台灣四、五年級生,過去處在威權恐懼的年代,現在處在漸漸平穩的生活,也許是老化、顧慮太多、再加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狀,以致於對國民黨造成的這些傷害不是隱忍下來、就是為之合理化,使得這群所謂的社會中堅份子,反而遠遠不如年輕人勇於衝撞不合理的體制,「洪仲丘白衫軍運動」、「反服貿黑箱太陽花運動」、「反課網黑箱學運」、加上「時代力量」的出頭,讓我們慶幸台灣年輕人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沒有沈默。

然而,台灣其他根深蒂固的長遠問題,例如:「教育、醫療、食安、環保、經濟產業發展、吸引人才、國際、外交、兩岸」等複雜的問題,就不像大是大非的問題,可以靠年輕人的熱血去衝撞,就好像治療一個多種疾病的慢性嚴重病人,如果只是「頭痛醫頭」,大概會加速死亡。想要從根本治療,就要在「作用和副作用」之間取得平衡。

期待大選之後,台灣不是只有政黨輪替的喜悅,更期盼天佑台灣,能夠有真人格、真智慧、真知灼見的意見領袖、有智慧且能「處理民粹」的民意代表、有服務熱心和上進心的公務員、成熟負責的媒體、乃至有思辨能力的人民。

(自由2016/1/16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949737)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