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2008

與會心得:韓國所主辦之泛太平洋精神醫學會

與會心得:韓國所主辦之泛太平洋精神醫學會

蘇冠賓

筆者接受韓國及日本友人Changsu Han教授及Atsuo Nakagawa醫師的邀請,參加第十五屆泛太平洋精神醫學會年度大會(Pacific Rim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 PRCP)並進行研究報告,介紹我們在憂鬱症免疫功能及與n-3多不飽和脂肪酸(n-3 PUFAs即俗稱之深海魚油)相關的研究。許多研究者認為營養對精神疾病的治療及預防佔有重要的角色。我們在生物精神醫學期刊的綜合分析發現,憂鬱症患者體內有n-3 PUFAs缺陷(Lin et al., 2010),在2000年初期,本研究團隊的一項雙盲臨床研究亦發現,n-3 PUFAs對重鬱症患者有顯著療效,該項研究成為深海魚油在憂鬱症治療上的先驅(Su et al., 2003),論文在2003年發表之後,至今已經被引用233次(根據SCOPUS網站查詢),而後我們綜合分析眾多雙盲研究,結果亦証實深海魚油的抗鬱療效(Lin and Su, 2007),該研究論文在2007年發表之後,至今已被引用超過150次。新近歐美所發表憂鬱症治療指引中,也多引用該文來佐證深海魚油之療法。此外,我們最近提出一個重要的論點:n-3 PUFAs中的EPA是抗憂鬱治療之主要成份,且只有對臨床確診的憂鬱症患者才有抗鬱療效,對於未達臨床診斷輕度憂鬱個案則沒有改善情緒的效果。該發現亦將刊登在精神醫學排行最高的Molecular Psychiatry (Lin et al., 2012),在本次的PRCP會議中,筆者亦報告該研究之成果。


除了臨床試驗上的發現,我們近年來也運用分子生物的技術來對「憂鬱症致病機轉」做基礎研究的探討。在動物模式方面,我們發表了「n-3 PUFAs可以預防大鼠在強迫游水中所誘發之類似憂鬱症行為」的結果(Huang et al., 2008)。我們更進一步利用細胞模型來探討深海魚油的抗鬱機轉,結果發現n-3 PUFAs和中樞系統之抗發炎反應相關;同時我們也發現一個新的機制—heme oxygenase-1(HO-1)來藉由多種途徑在抗鬱機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Lu et al., 2010),這些研究結果亦是筆者本次會議中報告的重點。

除了學術上的分享,本次由韓國精神醫學會來主辦的國際大會不僅全程安排周全,硬體軟體也非常完善,韓國醫學界的努力及進步,深深令人敬佩。我也嘗試記錄這次參與的一些心得與感動。

一、韓國舉辦大型國際會議的經驗豐富且水準提升。

筆者根據歷年來多次參與、主辦或協辦國際會議的經驗,韓國近來舉辦大型國際會議的能力很顯著提升,已有十足的能力提供國際級的籌備、高水準的會場設施及訓練有素工作人員。相當於歐美的老練,韓國的謹慎認真更顯得細膩而用心。
從他們這幾年來爭取舉辦世足、冬奧、奧運的努力看得出來,韓國人在學術領域同樣爭取機會、把握機會、累積經驗、快速並極積地提升實力及影響力。綜觀台灣舉辦大型國際會議的機會本來就遠少於日、韓,近來更落後大陸、香港、新加坡,市場小就容易忽視基礎建設(會場設施不足、資訊系統不完備、缺乏訓練有素工作人員的支援),顯示出台灣的影響力正逐漸退步。

二、克服同行相輕的障礙,協力為其學會爭光,展現韓國國力。

掌握學會政治及財務資源者,常常不等同於學術成就傑出者。而舉辦一個成功的大型國際會議,兩者缺一不可。若僅具有行政能力及財務資源,會議必然華而無實。然而,若缺乏行政及財務資源,學術會議則易鬆散泠清、孤芳自賞。
學術界同行相輕,各國皆然。然而,筆者近年來參與韓國醫界及學術界舉辦的數次會議,對於他們能克服同行相輕的障礙,協力為其學會爭光,展現韓國國力的決心,感到十分佩服。一位韓國好友,Korea University的年輕教授告訴我,學界資深教授(大老)幾乎傾巢而出,投入統籌工作,而他們這一群中生代則在旁協助,分工合作,有國外經驗的人就負責對外協調。對國內較熟悉的就人就負責內部溝通,目的就是把會議辦好。他們的民族性很強,說他們為了展現韓國國力並不為過。
本次PRCP大會為例,韓方爭取到主辦權之後,便在scientific committee中安排佔多數的韓國人席次,因此他們「可以」(更難得的是「願意」)在所有的symposium的申請案,安插一位韓國學者擔任主持人,他們也願意把有國際聲望的學者,推到大會的keynote speech。一方面沒有為了謙虛而迴避,也沒有因為同行相輕而排擠。這讓我想到最近某個大型國際醫學會在台北舉辦國際大會,由台灣會員國來主辦,學術委員會大部分是台灣人,但主要的宣傳海報上二十幾位keynote及symposium speakers的國籍,有7位美國人、6位日本人、3位以色列人、2位韓國人、2位香港人、2位中國人、只有一位是台灣人。雖然不一定是同行相輕,可能是對同行的專精領域不熟,但找不到代表性的學者,沒有利用這麼寶貴的舞台來推銷自己的人才,真是可惜。

三、全力提攜後進,培養人才。

韓國人在提攜後進,培養人才的努力,令人敬佩。以國際大型藥廠這幾年來在亞洲的主管為例,幾乎成為韓國人的「同學會」。他們幾乎是一個拉著一個進到業界及學術界,形成不容忽視的力量,發揮全面性的影響力。
以本次PRCP大會為例,韓方爭取到主辦權並且在scientific committee中佔多數席次,他們便儘量安插一位中壯年的韓國學者加入每一個symposium擔任speaker,雖然從學術的角度我們不一定認同,但從提攜後進,培養人才的角度,他們很成功地運用機會讓新人發聲並累積經驗。台灣常常受限於機會少,資源不足,資深者又不一定願意分享機會,新進人員學習和成長的經驗就受到限制。

四、在國際化的同時,期待能宣揚文化、建立友誼、促進互敬互利的合作關係。

「媚洋親外、單邊付出」並不能建立友誼,不卑不亢、互敬互利才能建立互重的情感。全世界的外國人對東方文化、思想、傳統醫學大多十分嚮往,利用國際化的氛圍及主辦會議的好客熱情,確是宣揚文化、建立友誼、促進互敬互利的合作關係的最佳機會。
本次PRCP全會共安排了九場Young Sessions,目的在拉進韓國學界與各國有潛力的年輕新秀的友誼,建立合作關係。大會在開幕式及閉幕式當中、在正式晚宴進行之時,韓方主辦單位安排了多項韓國傳統的文化活動,輕鬆及文化的氣氛下,國與國的距離拉近了,民族與民族之間的芥蒂減少了,只留下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和美好的回憶。

References

Huang,S.Y., Yang,H.T., Chiu,C.C., Pariante,C.M. and Su,K.P., 2008. J Psychiatr Res. 42, 58-63.
Lin,P.Y., Huang,S.Y. and Su,K.P., 2010. Biol Psychiatry. 68, 140-147.
Lin,P.Y., Mischoulon,D., Freeman,M.P., Matsuoka,Y., Hibbeln,J., Belmaker,R.H. and Su,K.P., 2012. Molecular Psychiatry. In Press.
Lin,P.Y. and Su,K.P., 2007. J Clin Psychiatry. 68, 1056-1061.
Lu,D.Y., Tsao,Y.Y., Leung,Y.M. and Su,K.P., 2010.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35, 2238-2248.
Su,K.P., Huang,S.Y., Chiu,C.C. and Shen,W.W., 2003. Eur Neuropsychopharmacol. 13, 267-271.

相片說明
1.     筆者於會議中擔任之演講主題之一:精神病因學上人種是否有差異亞洲精神醫學研究合作的迫切性  

2.    主辦單位在開幕式及晚宴中安排了多項韓國傳統及現代的文化活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