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2015

藍先元教授側寫 ~ 寫於藍教授競選精神醫學會理事

藍先元教授側寫 ~ 寫於藍教授競選精神醫學會理事
蘇冠賓

精神醫學界有很多人才,但要像藍教授這樣願意走出自己的舞台,出來為學會進步而努力,真的是很不簡單的事。尤其學會選舉文化獨特,藍教授這次真是不記個人榮辱,因為藍教授的學術成就和國際聲望,已經廣為人知,以他的成就早就不缺理事一職,因此,他最後能不能選上,已經不是他自己的事,而是學會未來選舉的一個重要指標。

藍先元教授是我在市療第一年當住院醫師的主治醫師,也是我在照顧病患、臨床服務和學術研究的啟蒙者。從我當他的學生開始,到現在共事二十幾年,從他當主治醫師、去中研院攻讀博士、當中醫大精神部主任、生物醫學研究所所長、到成為腦疾病中心主任…,他總是一早獨自檢視住院病人、然後七點半開晨會、看一週六節門診、抽空巡房教學、做研究寫論文、半夜來看急診收入的新病人…,藍教授數十年如一日。

中醫大在藍教授多年的領導之下,從原來五位,到現在本院區十六位,體系另有六位主治醫師;除了幾乎每年都晉升主治醫師之外,更從外院吸引多位優秀主治醫師。藍教授指導多元領域專長的主治醫師同仁,執行多方位的臨床服務、教學訓練課程,及許多科技部、國衛院、及國際的研究計畫。2002年我到中醫大,成為最年輕的醫學中心主任,不過一年,就發現我的行政能力不夠成熟,現在想起來,我對中醫大最大的貢獻,應該是能請來藍教授加入中醫大,領導精神科以成就目前的發展。

藍教授對所有學生、同仁都如同親人栽培及照顧。我同一期在市療訓練的同儕包括盧孟良、陳錦宏、陳俊興、邱智強,已經多位升等教授、副教授或助理教授,每一位訓練期間的研究論文,大多是藍教授用心指導所完成。記得2006年藍教授被挖角到成大,正逢我接受醫院補助、備妥一切,準備搬家到英國進修博士的當下。藍教授深知他如果先走,我一定就走不了,因此一直等到我在倫敦安頓好,才遞出辭呈。我能在國王學院完成博士學院、升等教授乃至於擔任醫學院副院長,全拜藍教授於公於私的幫忙。

共事近二十年,藍教授的想法我不敢說我百分之百都認同,然而,這就是現實的世界啊!我們本能一定會比較在意小我的利益,但隨著時空的變遷,高度拉高、眼光放遠,真實並不難見。只要大家能空出手中的一票,就可以讓精神醫學會選舉仍有一絲光明。




Post a Comment